junior-middle

伙伴们:

晚上好!

看着你们的爸爸妈妈大晚上盯着三寸屏幕,认真地讨论“进入初二如何合理利用时间?”感而敬之愿微力之!

“他人的圣经,带不了自己去天堂。”(感谢浩恒爸爸,从他那里第一次听到这句话),学习是个个性化的过程,当然咯,事情总没那么绝对,他人的“圣经”或许有点启发。

此处说说我的初中生活!

我的初中大部分时间寄宿学校,5:20的铃声非常守时地到达每个同学的耳中,为了感谢,我迅速起床,5:30洗漱完毕,到操场跑步15分钟。回到教室,将桌肚里一摞书拿出来朗读,分别是思品、历史、生物、地理,计时每科10分钟,我那时就是喜爱读(有一位老师问:“月考又不考,读干嘛呢?”我说:“读书又不是只为了考试呀!”),看着宋体黑体、花草鸟兽、世界地图、历史人物……一遍遍旁若无人地大声朗读,这种分散性的感受、理解和记忆让我把知识掌握得比较扎实,无论是课堂提问,还是期中、期末考试,表现得都不错!中考结束时,还把地理书拿来看了一遍,我欣赏书上准确、简洁、亲切的语言(每当读到“亲爱的同学们”之类的话时,总感觉有个阿姨用温柔的声音微笑着跟我说话)。

6:30早餐,7:00开始英语和语文的早读,8:00到11:30四节课,我对接着老师的眼神、体会着老师的喜怒哀乐、盯着老师粉笔写下的一笔一划,争取每节课回答一个问题,当然回答的机会不是常有的,通过多举手来提高被叫到的概率,当时好像有一种想法,举手是对老师的回应,让老师感到我们班同学在积极参与,给老师及时反馈,似乎为老师争取了更好的心情、更多的分享时间。课间,我把下节课要用的书本文具准备好,立即跑出去打乒乓球、跳皮筋、跳绳子,保证上课铃声结束前,静下来。

午餐结束,休息半个小时,15分钟把上午的学习内容复习一下,然后开始读书,百科知识、四大名著、《救风尘》《桃花扇》《牡丹亭》《汉宫秋月》《红与黑》《漂亮朋友》《茶花女》《羊脂球》……如果是《读者》,平均两个中午看一本(感谢那时的吴老师、刘老师为我从学校的图书馆借来一摞一摞的书,好不容易进一次城里,真想夜晚躲在新华书店的书柜里,第二天继续看),看书时会想些问题,经常和同学们、老师探讨,加上老师上课时讲解得清晰、透彻,无意中,语文似乎考得比较好。

下午2:00到5:30上课,晚餐后活动一会儿,6:10到8:30晚自习,做当天的作业,一旦决定写作业,我就很难察觉窗外有什么人,专注带来高效!如果时间空下来,也会看一会儿课外书,一定留出20分钟写日记,日记记录当天的事情、快乐、烦恼、奇思妙想(当时设计了水动力鞋子、多用围巾、海陆空三栖飞行器……),跟日记本说话是一种很好的心理调节方式,可以养成自省的习惯,构筑自己独立的精神世界,当自己积累了几本厚厚的日记时,心里也是满满的自豪感(你们若现在到我住处,春燕与你分享当年的日记哦)。

回到宿舍,洗漱完毕、与室友闲聊几句,立即进入我的“放电影”模式,将今天的每节课在脑袋中过一遍(人有内视觉、内听觉、内感觉,估计我的内视觉是用这样的方式锻炼出的,高中学习地理和立体几何时,有些结果就是在大脑中想出来的),精细到老师的关键性的话,站在什么地方写了什么字?如果我还没有睡着,谢天谢地,把昨天的内容“播放”一遍,或者是在脑袋中按学科“播放”书和笔记中的内容,不清晰的地方第二天再去理解复习一下,这种节约眼力、锻炼脑力的方法使我受益。别的同学觉得我没怎么下功夫学习,但实际上,我在大脑里已把一些东西复习了许多遍。我一般9:30前睡着。

当我没有住校时,5:00起床,早读40分钟(加入课外诗词和成语的背诵,这些无意识的积累使我后来高中的课外诗词方面也很少失分),然后自己做早饭(一般是简单的蛋炒饭或者煮面条,心疼妈妈那么早起床,就自己做了,哈哈),吃完,骑自行车上学,一路清风拂面、鸟鸣啾啾,大约7:00到学校参加语文、英语的早读。

中午回家,吃完饭看书和练字,下午5:30放学骑车回家,也差不多6:20到8:30晚自习,同样地睡前“放电影”。

平时喜欢观察生活,看着一件东西发呆(有时就是极其幼稚、简单的问题),比如,水滴到纸上,干了之后为什么纸就不平整了?父母、老师会说,膨胀了呗!可是,膨胀了是怎么回事,什么意思?比如,人在纱窗前看室外的景物,景物是被分割的,但是眼睛随着大脑移动,好像没有了这种分割感,为什么?比如,恐龙到底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呢?每次会把这些问题记到一个小本子上,遇到“高人”就请教,那时候,我特别特别想遇到一个“高人”。我也会有意识地好好学习,给自己一些希望,是不是看到更大的世界,就有“高人”了?

体育课跟男孩子一样疯,打篮球还努力地想投“三分篮”,踢足球只能当后卫了,偶然被选为中锋就高兴得不得了,到了初三,每周六放学必然踢一场足球,然后单车伴夕阳回家。

因为这样相对高效的学习、生活方式,每次考试都是收割“羡慕”的季节,印象深的是有一次考试,八门科有七门第一(总分比年级第二名高了32分,当然了,我那是“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”,我们乡镇学校,三个班总共才160人)

说两件好玩的事情,初中有段时间,我一直想买一个足球和一个篮球,但是不好意思向父母要钱。于是一天中午,我到学校附近的乡镇医院,问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:“阿姨,您这里需要清洁工吗?我可以中午来打扫,您付少量工资就行。”阿姨说:“不行哦,你太小了,我们不能用童工。”我失望地离开了。“开源”不行,只好“节流”,那阵子我早上跑步上学、晚上跑步回家(自己向父母提出要锻炼身体),中午在学校,父母给3元的午餐费,我用五角钱买了一个馒头(对比了几家的小吃店,挑了一家馒头最大的店),用小刀把馒头切成四份(圆心角90°),中午吃两份,一口一口慢慢地嚼,每一口都是丝丝的甜,绵绵的蜜一般,很满足。下午两节课后就饿了,我吃掉四分之一的馒头,压住饥饿,放学了再吃掉最后的四分之一个馒头,把它置换成跑步回家的能量。有一阵子,非典封校,我请妈妈烙了饼送过来,说是加餐,其实充当了主食,也省了一部分钱。就这样积累了一个多月,再加上之前的十几元积蓄,买了一个篮球、一个足球,这算是我在“经济上”有计划地成功地做成的一件事,还有一个额外好处,觉得馒头是世界上最朴素的食物了,每天都在饥饿中度过(看到《巴黎圣母院》里描写香肠、面包的片段,香味似乎都从书中飘出来了),对食物产生了敬畏感,几乎不浪费食物。当然这一段做法不要学了,饿坏了身体可不好,这种有计划做成事情的状态倒是不错。

因为平时有计划地锻炼,体质还不错,代表学校参加了全县的运动会,第一次800米、1500米都是第八名,第二次都是第六名,100米×4的接力两次都是第二名,体育老师——马老师问我想要什么奖励,我说,一套《标准日本语》吧,初二的暑假,我听磁带看书学日语,学完了上册(不过现在几乎都忘了)。

周末,写完作业,帮家里干农活(挖地、松土,种花生、大豆、撒化肥、尿素等),我的掌心到现在都有微黄的老茧,哈哈~

会给《读者》、《第二课堂》等杂志投稿,参加什么比赛(后来感到那是“骗人”的,投稿后,人家客气地说,您的作品不错,需要50元的参评费,我就说服家人寄了参评费,后来人家寄了个“优胜奖”的奖状和奖章,两次都是这样,就让我怀疑了)。

从《读者》杂志中了解到日本的丰田汽车有未来概念车设计的比赛,15岁以下的人有参赛资格,我也画了一辆太阳能汽车,要有英文说明,我写了草稿后,请英语老师帮忙修改,然后寄到日本,这是我第一次寄一封信到国外,当时非常自豪,几个月后,从日本寄来一套贴画(还记得名字叫“迪森小子”)作为纪念奖,虽然没有获得一、二、三等奖,但是这种有趣的参与,总叫人对生活充满期待。

初中当班长时,有件事特别好玩,我邀请了CZL、JLJ等几个伙伴给我们班每个同学写了一封信,开头结尾是统一的问好和鼓励(还记得最后一句是“让我们在蓝天白云下,像兄弟姐妹一样,快乐地学习!”),中间是对同学们的评价和建议,同学们有了错误,作为班长的我,总是施行孔子的“仁政”,讲道理,课间也会拉几个同学讨论问题,说说最近看到的书,感觉那时我们班相互帮助的氛围特别浓,不知道与这类事情是否有一点点关系呢?

初中还有一件事印象深,五一前几天我突然想骑车去到市区旅行,于是和两个好朋友说了这个想法,她们很愿意加入,我回家后把计划告诉爸爸,爸爸说,人小、车多,太危险啦!我说:“《……交通法》上规定,12岁以上就可以到公路上骑自行车了,你不让我锻炼,我永远没有那个胆量和能力啊!而且我们是三个同学,相互可以照应的。”说了好久,爸爸同意了,还一起来画路线。五一那天,我们三人骑车出发了,中午到了市中心,午餐吃了煎饺,从地下商场出来,就迷路了,一路问人,总算下午6:00回到了镇上的学校,脚掌磨出了泡,但是成功地做成一件事的感觉真棒!

关于伙伴:

那时,我有两个玩得非常非常好的女同学(HT和ZL,一个像春天一样和煦温雅,一个像夏天一样热情美丽),比较好的有一群,也有几个玩得非常好的男同学,一起打篮球。

与暗恋的同学未必交流许多,只一个微笑、一句对话就可以回忆一天,有时候喜欢忧郁深沉、行思稳重的男生、有时候喜欢有阳光笑容、幽默风趣的男生、有时候喜欢体形健美、性格豪爽的男生……他们的存在多少塑造了我的审美,他们也是学习的动力之一呢?我在想,学习好了可以和他们一起讨论问题、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呀!

作为老师、同学心中的“好学生”,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些,有时候会说喜欢一群掩盖了某阶段的一个,也许是约束了自己,但是自己也清晰地感到,只是淡淡的喜欢,喜欢一起学习、一起玩而已,也学着书上的话,如果真喜欢,何怕等十年。

那时也有做得不好的几件事:

没保护好眼睛。

不修边幅,这个坏习惯,到现在都是。

 

未完待续……

春燕

20161102

分享这篇给可能需要的人